八年解禁 健康险再啖“分红汤”

2017-01-11 10:58:09 向日葵保险网

[导读]:近日,保监会网站挂出一条关于同意人保健康试点分红型健康保险产品的批复,这迅速引起业内人士的极大关注。
   在监管层叫停八年后,分红健康险产品或将重出江湖。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人保健康了解到,相关试点产品即将面世。
 
  曾经因为赔付风险过大、健康险公司投资能力不足而被叫停的分红型健康险推出的时机是否成熟?能否成为亏损日益严重的专业健康险公司的救命稻草?
 
  低调重启试点
 
  记者从人保健康险公司获悉,分红型健康险产品试点已经获得保监会批复,相关试点产品正在筹备中,保险期限5~6年的康利人生两全保险(分红型)将很快面世。
 
  健康险产品分为疾病险、医疗险、失能收入险和护理险四种基本类型。所谓分红型健康险,就是在原来保障重大疾病的健康险基础上附加分红功能,投保人除享受原有的大病保障外,还能根据保险公司的经营情况额外获得红利分配。
 
  “时移势易,随着保险公司投资渠道的放开、健康险公司风险控制能力的增强,重新推出分红型健康险的时机已到。”一家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认为。随着专业健康险公司亏损日益扩大,分红型健康险产品似乎是一条新的发展之路。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认为,分红型健康险天然存在一个悖论:健康险本义重在保障,如果有分红,说明保险公司有额外的收益,又反过来说明健康保障条款保障不足,比如保额不足。
 
  业界则对人保健康试点做分红型健康险产品的消息感到震惊。“这样可能直接加剧与寿险公司的产品同质化竞争。寿险公司目前多通过组合产品的方式做健康险,主险是分红,附加险是健康险。由于健康险的理赔率通常不确定,所以与死亡寿险捆绑在一起,达到利润的平衡。”上海一家寿险公司精算人士说。#CONTENTSPLITPAGE#
 
  除了专业健康险公司之外,寿险公司可以经营健康险,中小寿险公司往往借重疾险来差异化生存。比如,长生人寿借助日方股东日本生命保险在日本的经验,推出了防癌险组合“长生天润防癌保险计划”。其中,“长生天润两全保险(分红型)”是主险,到期保费返还(满期给付),并参与公司分红业务经营成果的分配,“长生附加天润防癌疾病保险”则是附加险,覆盖癌症等重大疾病风险。
 
  另外,今年来不少产险公司也涉足经营短期健康险,比如平安、大地、永诚等公司均在发力高端人群医疗险,这种保险期限通常为一年的短期健康险以件均保费高、赔付率低而受到产险公司的青睐。
 
  在寿险、产险的夹击之下,除了人保健康外,平安健康、昆仑健康、和谐健康3家专业健康险公司前途未卜。人保健康上半年实现标准保费34.96亿元,规模保费达71亿元,分别位居人身险公司第8位和第10位。“保监会批复人保健康做分红健康险试点的原因可能也在于人保健康目前的规模达到了一定水平。”上述寿险公司精算人士认为。
 
  八年停售
 
  分红型健康险产品带来的震惊还源于该类险种历经八年停售。
 
  从2002年开始,既有分红又能保重疾的健康分红险上市受到热捧,一度占据了人身险市场将近一半的份额。但健康险期限往往较短,而且当时保险公司投资渠道非常有限,保险资金运用需要较长时间,短期内实现高收益、高回报的分红并不现实。
 
  同时,这种带分红的健康险给公司带来了高成本。“公司需要额外对分红型健康险投入账户管理等成本。代理人销售时也不易解释清楚,容易出现承诺高回报率的销售误导现象。当时,有的公司通过健康险分红功能获得了大量保费收入,但投资水平等不足以控制这些产品的赔付风险以及分红支出。”上述寿险公司精算人士回忆说。
 
  2003年5月,保监会发布《个人分红险精算规定》称,分红保险可以采取终身寿险、两全保险或年金保险的形式。保险公司不得将其他产品形式设计为分红保险。这一叫停令意味着健康险不能再分红。#CONTENTSPLITPAGE#
 
  随后不到一个月时间,保监会再度发出通知:各寿险公司正在销售的新型产品,不符合《精算规定》的,2003年10月1日起停止销售。
 
  保监会当时对于停办分红健康险的原因解释中清楚地体现了监管层对于控制赔付支出风险、健康险回归保障本义的考虑:一是健康保险风险大,管理复杂,加上分红的因素之后管理难度更大,不利于公司风险控制;二是健康保险主要的功能是保障,价值增值的功能不强,消费者购买健康保险应当着眼于其保障功能;停办分红健康保险,开发非分红健康保险有利于促进健康保险回归保障的本意;国外没有分红健康保险,中国的所有外资公司也没有开办分红健康保险。
 
  专业健康险困境
 
  分红健康险重出江湖能否挽救专业健康险公司的保费规模?从数据来看,这些公司的数据并不乐观。如平安健康今年上半年规模保费仅1.51亿元;昆仑健康、平安健康、和谐健康今年上半年标准保费分别仅为0.7亿元、0.65亿元、0.14亿元。
 
  “目前专业健康险公司只能做健康险,生存空间有限。既然分红险好销,那允许健康险公司做分红型健康险,可为专业健康险公司开辟一片空间。有空间,专业健康险公司也许做不好,但无此空间,只能原地踏步走。”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说。
 
  “健康险的发展除了本身险种赔付高、道德风险高、利润低之外,与医保改革进程联系紧密,更需要获得政府、政策的支持。”上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评论道。
 
  保监会今年公布的上半年数据显示,分红险已经占据整个市场91%份额,有中资寿险公司精算师对健康险公司加入分红险产品大军表示乐观:“多一家公司来做分红险无所谓,减少保险公司产品上的限制是好事。8年前控制投资型健康险是基于当时实际情况的考虑,现在只要专业健康险公司做好风控,随着保险公司投资渠道的放开以及与国外健康险公司合作的深入,也可以重新放开,给公司、市场更多的产品选择。”
 
  从根本来看,市场需求是分红健康险重出江湖的根本原因。上述中资寿险公司精算人士认为,在目前的全民理财狂潮中,保险产品需要有投资功能是很多消费者的现实需求,有了分红,消费者更容易接受,因此可以带动专业健康险公司规模的发展。
 
  针对专业健康险公司欲借分红健康险快速上规模的质疑,郝演苏认为,“具有分红性质的健康险业务只是诸多健康险产品的一个种类,并非全部。可以满足部分客户的需求,并且拓宽了健康险产品业务种类,不会影响健康险发展的大局。”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