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族”交社保患重病无法报销 昆明无此规定

2012-04-12 23:54:56 向日葵保险网

[导读]: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孩,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工作,拿着外地户口在京交社保,不幸得了肿瘤。女友打电话咨询医保报销,却被告知有这样一项规定,特殊病种外地户口不能报销,丧失工作能力就不提供保障了。
   交着一样社保

  “北漂族”患重病无法报销

  都是因为户籍的原因;昆明没有这种“歧视性”规定
 
  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孩,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工作,拿着外地户口在京交社保,不幸得了肿瘤。女友打电话咨询医保报销,却被告知有这样一项规定,特殊病种外地户口不能报销,丧失工作能力就不提供保障了。“北漂族”们努力地想要融入北京,老实纳税,认真交社保,为城市做着自己的贡献。但如果有一天,他们病倒了,交了同等的钱,却无权享受市民同等的待遇。
 
  和北京不同,昆明市社保专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昆明市,外地户口在昆明上社保,得了特殊重大疾病可以进行报销,报销时需携带医院住院发票、病情诊断证明、身份证及医保卡等相关材料。

  突患肿瘤外地户口无法报销
 
  4月9日19点43分,网友“liuchangmin”的一条微博让大家开始关注起一位生活在北京的患了恶性胶质母细胞瘤的非北京籍男孩。
 
  这条微博说,“二十多岁的男孩,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勤勤恳恳工作,交社保,纳税,为这个社会为这个城市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当他罹患癌症却被告知恶性肿瘤非京籍社保不能报销”。微博@了一位网名叫“小熊牵着大熊走”的女孩,女孩正是罹患癌症男孩的女朋友,“liuchangmin”呼吁大家告诉这个柔软的女孩该怎么办。#CONTENTSPLITPAGE#
 
  都市时报记者进入“小熊牵着大熊走”的微博。微博头像是男孩和女孩的合照,两个年轻人都戴着眼镜,背景是一片绿绿的草地,女孩一只手揪住自己的一小撮头发,对着镜头的两人笑得很甜。
 
  女孩发布的微博不多,这个账号是为了男孩申请的,最早的一条发自上个月25号。
 
  “以后的日子,就要‘小熊牵着大熊走’了”,“小熊牵着大熊走”的微博名称就此诞生,女孩自称“小熊”,称男朋友“大熊”。
 
  大熊第二天就要住院了,注册微博的这个晚上,小熊刚给大熊洗了个澡,只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一个健康精壮的大熊就瘦成了这样”。
 
  半个月前,大熊突然头晕,被检查出患有脑肿瘤。今年4月21日是他们在一起6年的日子,两人原本打算今年结婚,但突然到来的这一切却让他们慌了手脚。
 
  3月26日,她给他收拾住院用品,放了一双毛袜,“这双毛袜给你带到医院里穿,暖暖和和的。”中午安顿完大熊,小熊要赶回去上班。医院在香山脚下,出了医院,就看见初春的暖阳,暖阳洒在她的脸上,但她“却没有一点看景的心情”。
 
  4月6日,小熊打电话向全国统一劳动保障咨询中心咨询大熊看病的钱该如何报销。打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打进了。
 
  她在微博上将对话内容呈现上来,“外地户口在北京上社保,如果得了特殊重大疾病如何报销?”“有规定,外地户口不能报销。”“为什么?”“因为他如果丧失了工作能力,我们就不提供保障了。”“如果北京户口的人丧失了工作能力呢?”“那可以报,我们要保障北京人的权益。”小熊在末了加了一句话:“北京人是人,外地人不是。”#CONTENTSPLITPAGE#
 
  因为户籍问题无法享受市民待遇
 
  都市时报记者查阅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2004年发布的185号文件《关于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范围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第二条规定为:患有恶性肿瘤进行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以及进行肾透析、肾移植后服抗排异药门诊治疗等不具有劳动能力的外地来京人员,不属于本市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范围,其发生的医疗费用统筹基金和大额互助资金不予支付。
 
  工作人员告诉小熊:“我们出台这个政策是因为很多外地人到北京骗保,所以外地人口一旦患有恶性肿瘤一律马上停掉医保。”
 
  为了防止骗保而将户口制度与社保相关联。但外地来京人员交纳的医保费用却与本地居民相同,在交纳了同等费用的情况下,无法享受同等待遇,究竟是谁在骗谁?更何况,社保的存在本就是为了帮助市民面对社会风险提供保障机制的。
 
  “户口制度关联的社保,对社保缴费者(非京籍户口)不公。”北京一家保险公司的顾问吕先生谈到此事,对都市时报记者说。
 
  吕先生是网友“liuchangmin”的丈夫,那天,妻子发了微博后便和从事保险工作的丈夫讨论此事。
 
  这几天,吕先生查阅了相关资料。他认为,社保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一视同仁,同等交费享受同等待遇。“或者呢,让我们有自己的选择。”他向记者举例,在北京的工作单位可以直接从工资里扣除“五险一金”,或者允许单位人员到自己的户口所在地交钱。
 
  但是目前,“在京的所有企业,必须为员工交社保,员工的社保交费直接从工资里边扣除,非京籍的员工也必须在北京交社保。这是强制的。”吕先生说。#CONTENTSPLITPAGE#
 
  吕先生建议大熊,还是要继续争取社保。他告诉记者,尽管有185号文件,“但我找了社保的资深人士还有商业保险的资深人士探讨过这个问题。他们觉得文件的出发点,应该不是排外的,但是北京各个区县,为了节约报销开支,一般都拿185号文件做挡箭牌,拒绝报销。”
 
  吕先生提到他曾经有个在北京工作的非京籍好友,患了骨癌,找到社保,报销了一点特殊病种门诊报销,解决了一部分费用问题。“当然,这些费用比起北京户口的社保报销,还是有差距。”
 
  此外,吕先生还建议,社保只是基础保障,加上公司的保险,面对大的风险还是显得不足。“个人做一些商业保险作补充,年轻人自己购买些医疗类的、大病、意外保险。遇到此类问题,能解决大问题的。”

  网友问候如潮但他“需要实际帮助”
 
  昨日都市时报记者与小熊取得联系。记者了解到,从4月1日手术到现在,大熊一直在发烧。“大熊妈妈说现在大熊头疼得不能控制”。小熊在微博上说医院探视时间严格,她进不去的时候,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大熊所患的胶质母细胞瘤是星形细胞肿瘤中恶性程度最高的胶质瘤。胶质母细胞瘤生长速度快、病程短,由于肿瘤生长迅速,脑水肿广泛颅内压增高症状明显,几乎全部病人都有头痛、呕吐、肢体无力、意识障碍与言语障碍等现象。
 
  对于大熊的病情,她一直瞒着他。“他一点也不知道,”小熊告诉都市时报记者,“他等着恢复之后去上班呢。”他们从大一开始相恋,到现在已经六年了,当他们六年来的努力终于要开花结果的时候,“癌症突然就来了。更可怕的是,它仅仅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牵出了一连串关于社会会公共生活缺失的映像”,小熊说,她看到了庙堂之高却招摇不到的死角。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