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聚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建议政府资产从投资转向社保划转

2017-02-16 14:16:51 向日葵保险网

[导读]:改革“四梁八柱”性的文件大部分已经齐备,文件中改革方向明确,措施得当,当前问题出在执行上,所以2017年要做的就是在执行上花更大的力气。
   2月15日,主题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权、动力、质量”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在北京举行,这是一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次驻足盘点。
 
  一年来,“三去一降一补”中去产能、去库存和补短板方面取得明显成效,随着改革“四梁八柱”的搭建,改革下一步的关键在于强化执行,并建立相应的动力机制。
 
  去杠杆与降成本方面,参会专家建议建立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的负债约束机制,补充企业资本金,以降杠杆倒逼国企改革;同时转变政府资产(国有资产)的使用方向,从低效的政府投资转向降低社保等税费成本。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看来,“三去一降一补”得失互现的主要原因在于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不够快、不够实,使得市场不能够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不能通过激励创新,奖优罚劣、优胜劣汰,达到优化经济结构、提升供给效率的目标。
 
  “改革四梁八柱性的文件大部分已经齐备,文件中改革方向明确,措施得当,当前问题出在执行上,所以2017年要做的就是在执行上花更大的力气。”年会上,吴敬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改革需要强化执行的动力机制,其关键是加强问责。

  “三去一降一补”重点任务完成较好
 
  在2月15日的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局长、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有力有序推进,年初确定的“三去一降一补”重点任务完成情况较好。钢铁、煤炭去产能的年度任务超额完成,商品房库存水平持续下降,市场化债转股和企业兼并重组有序推进,实体经济成本有所下降,重点领域补短板工作取得积极成效。
 
  赵辰昕指出,2017年,我们将把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作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以试点示范为重点推广先进经验,以部门协同为重点健全推进机制,以完善政策为重点加大支持力度,以宣传督导为重点强化工作支撑,着力推动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取得更大成效。
 
#CONTENTSPLITPAGE#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去产能方面,钢铁煤炭行业超额完成全年去产能任务,全年原煤产量比上年下降9.4%。
 
  去库存方面,截至去年11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同比增长0.5%,增速同比放缓4.1个百分点。商品房库存水平持续下降,12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比上年末减少2314万平方米。
 
  去杠杆方面,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及成本均有所下降。11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1%,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1-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76元,同比减少0.14元。
 
  补短板方面,短板领域投资加快,全年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水利管理业、农林牧渔业投资分别比上年增长39.9%、20.4%和19.5%,分别快于全部投资31.8、12.3和11.4个百分点。
 
  不过,吴敬琏强调,一定要清醒认识到,用行政手段进行“去”和“补”的资源再配置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中联钢获取的数据显示,尽管去年各省超额完成了钢铁去产能的目标,但中国钢铁行业的有效产能反而增加了3659万吨。其原因是,各省压减的炼钢产能中超七成为长期停产的“无效产能”,然而随着钢铁市场价格回暖,停产产能却复产了5416万吨。
 
  此外,去产能未能完全做到优胜劣汰。据中联钢首席分析师胡艳平统计,2016年去掉的钢铁产能中,民企占据了73%的比重。

  改革需要强化执行的

  动力机制
 
  2月15日的年会上,吴敬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改革需要强化执行的动力机制,其关键是加强问责。
 
#CONTENTSPLITPAGE#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基层官员表示,用市场手段去产能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去产能却有当年的任务目标,导致在有的地方,去产能只能采取行政手段,一些“一刀切”的做法难以避免。
 
  去年10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的意见》。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杨凯生在年会上表示,对于这一文件,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债转股或者债务核销等方面,但这只是治标之计,而非治本之策。
 
  杨凯生认为,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计划当中,应该包括对国有企业的资本金的注入。他强调要建立企业负债约束机制,否则企业的杠杆率仍然会周而复始地不断攀升。
 
  “国有企业应该对所管理的企业分行业、分规模来确定它的负债率相应的标准。”杨凯生说,“出资人要随时关注资产负债率的变化,一旦临近或者超过标准,就要以适当的方式向这个企业注入资本,而这应该成为财政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的重要内容。”
 
  他表示,降低杠杆率必须和国有企业改革结合起来,以降杠杆倒逼国企改革,有限的国有资本只能进入国家必须管理的企业,摊子不能铺太大。
 
  而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看来,当前急需转变政府资产(国有资产)的使用方向。
 
  当前普遍的做法是,政府将资产装到融资平台中,以资产作资本去借债,并以此来投资,然而地方融资平台的投资回报率是在不断下降的,白重恩希望降低政府主导的投资。
 
  这涉及到另一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降成本。
 
  “如果我们加强对资产负债表、投资绩效的考核,是可以加强政府资产管理的,这可以适当减少政府投资的冲动。同时要用政府的资产来支持社会保障,降低社会保障的缴费率,从而降低企业的负担,这是一个一举两得的事。”白重恩说。
 
#CONTENTSPLITPAGE#  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备受关注,但财政部财科所国有经济研究室主任文宗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目前为止,这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规范性文件。
 
  文宗瑜表示,目前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规模比较小,能划转到社保的数目也不是很大,因此需要通过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加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向社保划转的力度。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