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延型养老险试点两大悬念待解

2011-08-18 19:56:21 向日葵保险网

[导读]:随着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问题成为了大家关注的问题。国家除了让居民购买社保外,也推出了商业养老险优惠政策,如准备进行税延型养老险试点,那么,税延型养老险能顺利推行吗?

  是税延养老险试点“破冰”在即?还是保险行业“剃头挑子一头热”?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直言试点通过很难。

  中产阶级受益遭质疑

  税延型养老险的主要方式是指所缴纳的个人商业保险金在一定比例之内,可以在个人所得税前扣除,改为退休后领取时补交。由于我国个人所得税的税收方式采用的是超额累进制,这意味着赚得越多,超额部分的税率就越高,如果把超额部分用来购买税延养老险,补交时的税率必然远低于原工资超额累进部分的税率。

  根据专业人士测算,以月收入1万元为例,剔除个人月需缴纳五险一金1000元,每月缴纳税延型养老险500元计,年可合理避税1200元,30年避税额为3.6万元。而如果以月收入10万计,年可合理避税2400元,30年避税额为7.2万元。若月收入低于1万元,避税效果就不甚明显,因而中产阶级将从该项政策中受益更多。

  “税延型养老险是国家给政策,商人来操作,这里面就有很多矛盾需要协调。保险公司依靠税收拉动,商业保费增长了,这个利益怎么算?而有条件买这个保险的基本上是比较富裕的人,我们的税收更应该去帮助那些社会底层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税延型养老险和企业年金的税收优惠是放在一起的,但是有条件做企业年金的大都是国字号的大企业,再给他们税收优惠就有点‘锦上添花’了。”郝演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税延型养老险矛盾重重,站在换位思考的立场上,被国税总局“叫停”是可以理解的。

  政策瓶颈难解

  综合种种问题来看,税延型养老险试点能否成功,国税总局的态度十分关键。

  去年底,国税总局所得税司负责人曾公开表示,我国现行个人所得税制是分项税制,且对退休工资或退休金予以免税,不具备将企业年金递延至个人退休领取环节征税的基本条件。如果在年金领取环节征收个人所得税,则税务机关必须在企业建立年金后的数十年随时监控年金的运行,且保存数十年的个人信息,从目前看,税务机关还不具备这方面的征管能力。

  虽然上述说法并没有特别针对将要试点的税延型养老险,但国税总局下发的《关于企业年金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明确要求企业年金的个人缴纳部分,不得在个人当月工资、薪金计算个人所得税时扣除;同时,对于企业年金的企业缴纳的计入个人账户的部分,同样也视为个人所得将缴纳所得税。#CONTENTSPLITPAGE#

  政策瓶颈是上海试点迟迟未能启动的最大桎梏。不禁令人联想起2008年7月保监会和天津市政府联合发布的《天津滨海新区补充养老保险试点实施细则》夭折的事情,有关部委对该《实施细则》关于税收优惠的部分内容存有异议,矛头直指“补充养老保险的个人交费部分,即个人工资薪金收入30%以内的部分可在个人所得税前扣除”不具备操作性,最终导致试点告吹。

  相似的例子还有巨灾险的遇滞。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差不多有20个部委都在讨论巨灾保险的问题,但直到现在仍悬而未决,似乎涉及到税收问题的保险,最后都不了了之。”郝演苏说到这里有些无奈,“很难解决吗?我认为不难,社保异地转移接续在提出来之前,很多人都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国务院一道令,今年1月1日开始执行了。其实,国税总局叫停税延养老险是关注当期利益的一个做法,从长远来看,国家税收是可以实现总体平衡的。但目前不是一个经济活跃期,需要加大税收,税延养老险却要国家分出一杯羹来,因此试点很难通过。”

  那么,税延型养老险上海试点究竟会行归何处呢?

  郝演苏指出,税延型养老险对解决我们国家老龄化的问题至关重要,但凡涉及到重大社会和谐的民生问题,应该上升到国务院的层面协调,而不是各自为战。

  东方证券保险业分析师王小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我们国家养老体系的三大支柱——社保、企业年金和商业保险(指养老险)都非常薄弱。

  “我们国家的老龄化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养老体系需要进一步强化健全。所以,虽然税延型养老险试点推出的时间点不好说,但通过是迟早的事。”王小罡说。

更多内容